<form id="tptrr"><form id="tptrr"><th id="tptrr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tptrr"><form id="tptrr"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第01版:头版 下一版  
          我国网民规模达 10.51亿
          争星夺标 晋位出彩
          火红花椒又丰收
          南李庄 村融城
          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 让脱贫群众生活更上一层楼
          我省下达资金3亿元支持黄河保护
          树上结百果 林下养白鹅
          荒坡挂青 绿山野跑土鸡
          薯香四溢时 麻椒满枝头

              □本报记者马丙宇刘亚鑫

              “嫁给刘三丑会变丑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今年55岁的侯延玲,结婚33年了。8月30日,提起头20多年的婚姻生活,她重重地说出了两个“丑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刘三丑是侯延玲的丈夫,辉县市孟庄镇南李庄村人。和他成家为啥变丑?侯延玲说是种菜种的,干活累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时候的南李庄很穷,人均不到三分地,刘三丑家有一亩多,都算村里的大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地再少也得指望着,为了多挣点钱,就种菜自己拉着去卖。”侯延玲说她经常独自骑着三轮车,拉着三四百斤的蔬菜到附近的三里屯农贸市场去卖。

              侯延玲上有哥下有弟,是家里的唯一女孩子,出嫁前,她几乎没有下过田,出嫁后整日的劳作、奔走,让她没了白皙的皮肤,从“白妮儿”变成了“黑妮儿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回娘家人家都说我老了丑了,可烦!”皱着眉头提起这些,看得出来侯延玲是真烦。

              侯延玲种菜,的确是迫不得已。结婚前她在工厂上班,结婚之后上有老下有小,上不成班了,丈夫常出差收入不稳定,照顾老小又想补贴家用,她自然得拼尽全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南李庄穷,结婚前不是不知道,是啥让侯延玲决定嫁的?首先刘三丑真的不丑,是个扎扎实实的帅哥;其次刘三丑那时候在外学开大货车,是今后能有高收入的“潜力股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侯延玲没有看错人也没有嫁错村,南李庄后来就发展成了“绩优股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2010年,河南孟电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,兼任南李庄村党支部书记的范

              海涛,出资给南李庄人建新居,全村要免费住上270~290平方米的叠加别墅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是要“就地城镇化”!

              建新之前得拆旧。当年4月1日,南李庄村召开拆迁动员大会,侯延玲在现场,她托着腮认真听村干部们讲话。“内心可是真复杂。”侯延玲说,那时她想到了一家人住进大房子的畅快,但也有一丝能不能建成的顾虑。

              欣喜又担忧挂在侯延玲的脸上,恰好被人用相机记录了下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动员会后,南李庄村给每户发放了1800元的住房周转金。5天拆迁完毕、8个月58栋楼房拔地而起,2010年12月18日,南李庄新村落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当年拆迁!当年建成!当年入住!如今走进南李庄村,说是进村,不如说是到了城市社区,一栋栋联排别墅组成的“高档社区”。小区里,道路、广场、老年公寓等设施齐全,房前屋后,绿树红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南李庄人均年收入也从那时的不到1000元,村集体收入为零,到2021年人均年收入突破3万元,村集体年收入1900万元。

              收入能这样大幅度增长,少不了南李庄村运转有序的建材市场和农贸市场。

              2012年,利用社区建设的节约土地,南李庄建成的建材市场开始正式营业,一期场馆近3万平方米,市场的租金性收入全部归南李庄村集体所有;2014年,孟电集团出资1.48亿元,帮助南李庄建成建材市场二期和农贸市场,集体经济增加收入1000多万元,村民以土地入股,如今每亩每年可从村集体分红1.2万元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刘三丑和侯延玲家入股的地,大致方位就在农贸市场的零售大厅,恰好是侯延玲今年打工的所在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搬进新村后,侯延玲告别了种地,在编织袋厂做过袋子、建材市场卖过卷闸门,2017年后,侯延玲暂时告别“打工圈”,照顾陆续出生的外孙们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不和地打交道了,侯延玲这生活轨迹,和城里的同龄人无异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今年,最小的外孙也得上幼儿园了,闲不住的侯延玲觉得自己要“重出江湖”,经人介绍受聘在零售大厅的7排4号、5号卖速冻食品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烤肠,要两包实惠!”8月26日上午10点多,盘着发、身着白色短袖、卡其色休闲长裙、眉眼化得精致的侯延玲在摊位前招揽客人,热情不含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南李庄这个农贸市场,现在称得上是辉县市最大,过年的时候,村子能被辉县市各地来赶集的人围得水泄不通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里的商户有500多家,卖的有蔬菜水果、肉蛋禽、海鲜水产、干鲜粮油等,年交易量10万吨,交易额能达5.4亿元。打工、租摊位的人数近2000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侯延玲的工资是一个月2000元,不算多,但一向要强的侯延玲这次却觉得非常满意。“离家就几百米,主要是下班不耽误晚上跳舞!”她笑着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土地,家人,工厂,外孙,广场舞……侯延玲的生活关键词一直在变,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有色彩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色彩是村“两委”领着大家画出来的。南李庄村成立红白理事会,制定了村规民约、文明公约,建设道德文化墙、图书室,推进孝道文化,开展“星级文明户”认领、“好媳妇、好婆婆”等活动,晚会表演更是一场接着一场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十年,爱跳舞的侯延玲活动几乎不缺席,属于她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多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也能证明:侯延玲不缺钱花了,对挣钱没了“执念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女儿和二女婿带着俺老公创业了,开了个运输公司。”侯延玲不扭捏,大方告诉记者,从2020年发展,现在运输公司已经有了十几辆大货车常驻,生意不赖,一家人都闲不住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午11点半,忙活了一上午的侯延玲,简单整理货物准备下班回家午休。此时她的衣服依旧干净整洁,妆容也精致,盘着的头发一丝不乱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和2010年拆迁动员会上拍下的那幕完全不同。照片上的她穿着基础款的黑色小袄,脸色红却黑,头发也盘着如今一样的样式,发丝却不及现在光亮柔顺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两年,再回娘家郭村,没人叫侯延玲“黑妮儿”了,反倒总有人问她:“你咋看着又年轻了?皮肤真好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侯延玲都会仰着头说:“俺可是在南李庄生活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南李庄,以村融城,做到了城镇化与乡村振兴互促互生。

         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B2-20040031

         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         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
          手机免费Av片在线播放